无证飙车

热爱无证驾驶 至今没学开车

【赤黑】如果是表白的话,谁都别想赢我!(20)

【无论你是否讨厌我,我都依然喜欢你!】



※依旧有些bug请别介意
※其实这篇是接上篇(18)的 所以欲知前因请戳→(18)
※这篇还会继续虐下去【前方高能 请战斗人员做好准备!!!
※请注意:两人在对对方产生感情之前黑子称呼赤司用的是「队长」而非如今的「赤司君」。这一点可以表明两人感情的程度。



某个周六的早晨,赤司家。
看完录像的赤司沉下脸,打开了手机上的拨号盘,长按数字“1”。不一会儿,对方便有了回应。
“哈哈哈哈哈,”从手机的扩音器中传来了一串刺耳的笑声,“怎么样,这录像精彩么?我想这一定很不错吧!这可是我的自信之作啊。”
“你想怎么样。”赤司努力忍耐着对方的冷嘲热讽,使自己保持冷静。
对方以嘲讽的口气说道:“今天晚上到XXX的旧仓库来你就知道了。不过只准你一人来,要是被我发现还有其他人的话,嘿嘿,他就不一定会完好无损了。”
语毕,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赤司紧紧握拳,指甲陷进了掌心,温热的血顺着···?

当天夜晚,赤司来到了对方指定的地点——XXX的旧仓库的大门前。他拿出手机,给一个没有记录在通讯录的号码打了一通电话。
“……在XXX的旧仓库。”
挂断电话后,赤司神色严肃地走向了旧仓库。

赤司推开锈迹斑斑的仓库大门,大门发出了令人战栗的沉重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仓库中满是灰尘、蜘蛛网,并且还散发着呛鼻的气味,环境实在恶劣。而在这仓库之中唯有几只破碎的钨丝灯还在尽力发挥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力量照亮位于仓库中央的几个人——黑子哲也、不良少年的头目以及他的几个手下。赤司看到坐在木椅上的黑子安然无恙,这让他安心了不少。
真是太好了哲也没有受伤。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赤司的嘴角微微上扬,说道:“按照约定我已经来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对你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把他放了吧。”

“可以,当然可以。不过在此之前,”不良少年的头目走到黑子的一侧,取下用来蒙住眼睛和封口的布条,“看,他来救你了。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呢?”
“赤司队长,你完全不需要来救一个讨厌你的人。”不知为何,黑子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我有权选择救不救你,而你无权选择是否要被我救。”
赤司对着他温柔地笑着,眼神中透露出的那份坚定令黑子突然感到心口开始痛了起来,有种莫名的想要挣开绳索奔向他的冲动。
为什么?为什么胸口会痛,视线会模糊……?
“明明……明明我对你说了那种话,为什么你还要来救我!赤司君!”黑子一下子情绪变得十分得激动,带着些许的哭腔喊道。
“哲也,请你记住,无论你对我抱有何种感情,我对你的心是永远不会改变。”语毕,赤司走到了黑子的面前,解开绳子后便用力将他推开,好让他能够远离这里。
“赤司君!”
黑子看着赤司的身影渐渐被淹没,各种感情在心中同时产生,混搅在一起,一种说不出的痛楚从心口处蔓延至全身。
赤司君……
黑子伸出双手试图去抓住那个渐渐消失的背影,可是手中所感觉到的不是那个人的温暖而是冰冷的空气。
摔倒在地的黑子用手支撑起身体站起来后便奋不顾身地冲向那里。

推开了黑子后,赤司被不良少年们包围,完全没有可以脱身的空隙,只能赤手空拳与之相斗。
“是想要一起攻上来么。哼。”语毕,赤司给了面前的一个不良少年的头目一击右直拳。
“啊!!!我的眼睛!!!”头目捂住眼睛退后了几步,大吼道:“都给我上啊!”
赤司瞄准了他们的弱点加以伤害。眼看着不良少年们纷纷倒地疼得大叫,赤司占据了优势。,没料到那头目竟趁机抓住了冲向这边的黑子,让赤司分心露出破绽而被他们反击。
黑子本想要帮助他,现在却反倒成了累赘。不甘成为累赘的黑子鼓起勇气抬起脚猛地踩住头目的脚,迅速用头撞击他的下颚,趁他松开手后一个转身用脚狠狠踢了头目的真正要害。
“明明用催眠暗示你讨厌他了,你怎么还会去帮他!!!”头目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痛得打滚,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昏了过去。
黑子挣脱后拿起不远处的木椅砸向那些人。“砰”地一声,一个不良少年被砸晕倒在了地上。
太好了,帮上忙了。
顿时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黑子,他们着实被吓了一跳,当初绑架他的时候看他明明是个文弱的少年,没想到这时竟然从他身上散发出骇人的气场。这令他们不由得感到背脊发凉,新生恐惧。
此时,赤司一脚踢中站在仓库门口方向的不良少年的腹部后抓起黑子的手冲向了仓库大门。
应该差不多到了。
就在赤司跑开一小段距离时,对方其中的一人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根和手臂差不多粗细的铁管朝赤司扔去。
赤司晕倒在了地上,连带着黑子一起摔倒。
这时那头目醒了过来,喊道:“趁现在抓住他们!快!”
“是!”一群人蜂拥而上。
就在他们刚刚将黑子和赤司包围起来时,仓库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不良少年们惊恐地大叫,说:“是警察!快跑啊!”
“臭小子,又是你们!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带队的警官说,“这里的出口已经被我们堵住了,你们是跑不了了。乖乖跟我去警署吧!”
“哎?!是……”
带走不良少年们之后,警官扶起黑子和赤司,说:“我先送你们俩去医院,等他醒来后我们过会来了解这次事件的情况的。走吧。”

医院内。
“哲也……哲也……”
“我在,赤司君。”黑子握起赤司的手。
“你真的讨厌我了么?”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请赤司君先回答我的问题。”黑子正色赤司,“赤司君应该料到他们会这么做,在来仓库之前就已经通知了警署了吧。”
“没错。”
“那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惨状呢?”
“因为我要证明哲也绝对不会讨厌我,绝对会回来帮我!”
赤司一把拉住黑子的手,将他抱进自己的怀中,温柔地笑着说:“无论你是因为催眠而讨厌我还是其他原因,我都依然喜欢你!我会再次让你喜欢上我的!”
“既然如此,那对于赤司君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催眠早就在赤司君来救我时渐渐解除。所以,我绝对不会讨厌你!绝对不会!’”



——————————————————————————————

于是 这是接 (18)篇的 


先苦后甜 就和标题一样 不会很虐 以甜为主
还有 对于打斗场面不太会描写啊  看起来很枯燥 真是对不起了
【总觉得自己在无形之中传授了表白方法啊【笑

已经写了20篇了【掐指一算  总觉得差不多该歇歇了 梗的库存有些不多了啊
【刚刚突然想到了个相亲的故事  脑洞不知不觉又开大了(o ̄∇ ̄o)♪


评论
热度(3)